:

 

一点通新闻网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薄荷凉

新闻来源:一点通新闻网-一点通晨报 | 发布时间:2018/5/11 21:26:15 | 我要举报 点击率:1
  在我的乡下,薄荷,是夏日当班的“美小护”。它穿着细碎的碧绿小衫,在篱笆旁摇曳待命。那情形,只一眼,就会令人不由自主地想挪动双腿上前搭讪。走近了,又会闻得一阵清爽之气,沁人心脾。
  炎热的伏天午后,伴着鸣蝉的高歌,外婆蹒跚着走来。她热得头脑昏沉,两眼迷糊,赶紧摘上几片薄荷叶子,用手揉搓至汁液渗出,把它敷到眼皮、额头及太阳穴处,顿感神清目爽。傍晚,有人腿脚被蚊虫叮咬,痒得钻心,赶紧揉片薄荷叶,擦一擦;夜间感冒了,鼻子不通,摘片叶子,闻一闻……故,一些人家喜在田间地头墙角院落栽丛绿薄荷。我的母亲,亦是如此。长此以往,薄荷于我,已成了一种习惯与心安的所在。
  除了贴敷,母亲还喜用它做凉茶。烧上一锅开水,盛在盆里,放入洗净的薄荷及竹叶,再加适量白糖,置凉。外边玩耍归来,我们会迫不及待地饮上一大碗。那种轻松愉悦的感觉,几乎没什么饮料可超越。
 ?”『?,有家野之分。一种薄荷,叶大色深,凉味儿浓重,让人觉得正派,故喜家养,乡人称之家薄荷。野薄荷枝干纤细,叶色青黄,像没人疼的黄毛丫头,往往成群结队地长在荒野河坡,老家后的小河边就有许多。
  母亲病后,院子里的薄荷不知何时就消失了。没有薄荷的夏天,我闷热烦躁难耐?:罄?,我从河边移植了丛野薄荷到院子里,天真地以为它会变成贤淑的家薄荷。但是,它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品种。最后,我终于在院外墙根下寻得了一丛。泡了茶给母亲,她说,这个是对的。
  但是,母亲还是早早地离世了。母亲走后,奶奶搬了过来,帮父亲打点家务。奶奶身体尚健,是个勤劳纯朴之人,但她有着和我母亲不一样的种植习惯——除了正规菜蔬,她不喜杂物。故而,她嫌薄荷碍了辣椒的事,决定把它清理掉。幸而被我及时发现,才和奶奶商量着把它们留了下来。
  在老家的日子,我依旧习惯泡薄荷茶喝,有时仅就摘片叶子含在嘴里。引得三岁小女儿无比奇怪地看着我:“妈妈,你怎么吃草?”“给你尝尝??”我递给她一片,她闻了闻,跑开了。这是一种她还无法理解的味道。岁月中,时间的文火往往会将我们和与我们相关的事物煲制成一种特定的汤。汤里,我们相互习惯,相互依赖着构成彼此的味道。许多年后,我想我的女儿有可能会习惯薄荷,因为它曾是妈妈的味道。
  很久没回老家了,疏于打理,不知今年那丛薄荷是否还安好。心怀不安,路过花店,我看见有薄荷在卖,于是搬了盆放在阳台。
  岁月流逝,觉得自己也越来越像野薄荷了。其实不管家野,薄荷的花语都是再爱我一次。母亲,请再爱我一次,我一直很想你。

     作者: 桑飞月     编辑: 江舟

相关新闻

网站首页| 管理入口| 站内搜索| 帮助信息| 联系方式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返回首页

一点通区委宣传部 主管 一点通新闻传媒中心
 
浙新办[2005]21号 | 新闻许可证 0102006 | 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08107628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0263号


版权?;?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归属一点通新闻网独家所有